最新電子書電子書推薦金牌推薦日排行榜周排行榜月排行榜總排行榜小說專題
首頁4020電子書 > 蜀繡良緣:養包子掙大錢 > 第34章 道歉

第34章 道歉

小說:蜀繡良緣:養包子掙大錢作者:梨子字數:3801更新時間 : 2019-10-06 13:57:53
    出了這種事,玉墨蘭決定自己親自來監督臨繡閣的裝潢。

    她拜托了蕭承堯照顧陳靈,自己則是收拾了衣物住到了臨繡閣。蕭承堯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便由著她去了。

    這邊王府里南宮景宣了太醫來為暖兒診治。

    “王爺,小郡主并無大礙,只是受了驚嚇。”

    南宮景俊逸的面容黑沉,“若不是受傷了怎會一直哭!”

    太醫抹了抹汗:“許是小郡主受了驚嚇情緒一時難以平復。”

    這小孩子啼哭并不只是因為疼痛饑餓等身體上的不適呀,不過這話太醫這時是萬萬不敢和南宮景講的。

    南宮景柔了臉色抱著暖兒哄,可他實在是不會哄孩子,看上去滑稽又生硬,一眾下人想笑又不敢笑!

    王爺,哪有您這么哄孩子的?那僵硬拍孩子的動作,不知道的還以為您要打人呢!您就不能多說兩句話嗎,只會“不哭不哭”,真不哭了還要您哄嗎?

    南宮景抱著哄了半天也沒什么效果,暖兒還是哭,南宮景瞧著心疼的同時又有些煩躁,怒斥道:“還不去把徐氏叫來!”

    忙有下人去了,只是他那般兇的語氣把暖兒嚇了一跳,哭得更厲害了……

    全體下人默,真懷念玉姑娘在的時候吶……

    沒多久,徐氏過來了,從南宮景手里接過了暖兒。

    吩咐了好好照顧郡主就出了院子,逐風走在他身后,“逐風,讓管家去查清楚今天臨繡閣怎么回事。”

    逐風有些愕然,還是應了聲“是”,轉眼就不見了身影。

    南宮景面色肅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揉了揉眉心,去了書房。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管家來稟告了臨繡閣的事,還拿來了七萬兩的銀票。

    管家見南宮景面色不虞,小心翼翼地斟酌著措辭:“王爺,這是玉姑娘著人送來的,說是原物奉還,兩不虧欠。”

    南宮景面色更黑了,管家瞥了一眼又低下頭,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可王爺沒讓走他也不敢走啊,只好硬著頭皮道:“王爺,老奴覺得今天這事情還真不能怪玉姑娘,畢竟誰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后面還是玉姑娘救了小郡主……”

    “出去!”南宮景打斷他,管家也不敢再說了,出了書房。

    南宮景卻是久久不能平靜,他真的冤枉玉墨蘭了?

    又看見管家拿來的銀票,南宮景莫名地覺得煩躁,玉墨蘭就這么想和他劃清界限嗎?

    他伸手拂掉書案上的東西,不管怎么說就是玉墨蘭沒照顧好暖兒,卻同他較起了真兒,反正他是絕對不會主動去找她的!

    南宮景拉不下臉來,為自己找著借口。

    玉墨蘭回到臨繡閣簡單收拾了一番就休息了,這一天的確是累得夠嗆。

    等到天蒙蒙亮的時候,臨繡閣的大門被人敲得咚咚咚的響。玉墨蘭還好奇,起身開門,沒想到是徐氏。

    玉墨蘭瞌睡登時就沒了,因為徐氏還抱著暖兒,暖兒哭得眼睛紅紅的,都腫了,看見玉墨蘭就要往她懷里鉆,玉墨蘭順手接過。

    暖兒雙手圈住玉墨蘭的脖子,再也不肯放開,只嗚嗚嗚得哭。

    徐氏卻是撲通跪了下來:“玉姑娘,小郡主昨天回了王府之后就一直鬧著要找您,任誰也哄不好,都哭了一夜了,都已經哭不出聲音了,老奴實在心疼,這才擅自做主帶小郡主來了臨繡閣……”

    徐氏自小就帶著暖兒,對暖兒是掏心窩的好,玉墨蘭看著懷里的暖兒,嘆了口氣:“我知道了,你起來吧。”

    暖兒到了玉墨蘭懷里就不哭了,只雙手拉緊她的衣服,生怕她離開。玉墨蘭柔了眼眸,“暖兒別怕,娘親不會丟下暖兒。”

    天已經快大亮了,暖兒哭了一晚肯定也沒吃東西,玉墨蘭想去做點吃的,暖兒卻不肯放開,無奈只得讓徐氏去做。

    暖兒在玉墨蘭懷里格外安心,加之一晚上沒睡覺很快就睡著了,玉墨蘭把她抱到了床上。

    玉墨蘭再次回到廳堂的時候看見蕭承堯一臉嚴肅地站在門邊:“蕭大哥,你怎么來了?”

    蕭承堯終究是不舍得對她說重話的,“我聽說了昨天的事,來看看你有沒有受傷。出了這種事情怎么不告訴我?”

    玉墨蘭不在意的笑笑:“又不是什么大事,就不要蕭大哥費心了,我也沒什么事。”

    正這么說著,一陣眩暈感襲來,玉墨蘭已經有些看不清蕭承堯的模樣了,天旋地轉,只聽見蕭承堯一直在叫她。

    “墨蘭,墨蘭……”蕭承堯把她扶在一旁的軟榻上躺下,給她診脈,又探了探額頭,才發現玉墨蘭已經有些發熱。

    又看到她手上的傷口還有些紅腫,根本沒有好好處理,蕭承堯又心疼又生氣,都傷成這樣了還說沒事?

    王府,南宮景一早去看暖兒,卻發現暖兒連同徐氏都不在了,當即大怒,府里跪了一大片的人,愣是沒人看見她們。

    南宮景轉念一想直接出府直奔臨繡閣,剛到門口他便一聲怒喝:“玉墨蘭!”

    蕭承堯皺眉看過去,玉墨蘭也被這聲音驚醒,南宮景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場景,蕭承堯是帶著藥箱過來的,此時藥箱還開著,他剛給玉墨蘭處理了手上的傷口。

    “王爺您貴步臨賤地,不知有何貴干?”蕭承堯冷淡開口。

    南宮景原本是來要人的,在看到玉墨蘭的傷口之后氣焰突然就沒了,一時間竟覺得有些語塞:“本王是……”

    “怎么,王爺是來指責我的嗎?”玉墨蘭自榻上坐起,不著痕跡地遮住了自己剛包扎好的傷口。

    “本王是來道歉的,昨天的事是本王沒查清緣由。”南宮景說這話的時候不大自然,他從不向任何人低頭的。

    “哦,那微臣方才瞧著王爺的架勢像是要拆了臨繡閣,這就是王爺道歉的誠意?”

    南宮景看向蕭承堯,莫名覺得他礙眼,蕭承堯卻不避不閃,直直迎上,無形的硝煙彌漫。

    “王爺的道歉我接受了,王爺請回吧!”

    南宮景頓時有些難堪,他都已經拉下臉面道歉了,她不要不識好歹。

    玉墨蘭一臉冷漠,南宮景就越是火大,“玉墨蘭,你別忘記了我們之前的協議!”

    “王爺,臣女自然沒忘記,那七萬兩相信王爺已經收到了,要多的也沒有了,王爺一定要的話,就把我這條命拿去吧!”

    “你……”

    這時暖兒從內室跑了出來,竄進玉墨蘭懷里,嘴巴一撇,又要開始哭。

    南宮景上前去想要抱暖兒離開,奈何暖兒怎么都不肯撒手,玉墨蘭看著暖兒覺得心疼,暖兒不能再哭下去了,都已經失聲了。

    “暖兒聽話,先和你父王回去,以后每天傍晚的時候讓人把你送到我這里來,好嗎?”

    只是一向聽話的暖兒這時候怎么也不肯離開,只要南宮景一抱她就哭,最后,暖兒還是留在了臨繡閣,南宮景負氣離開了。

    見南宮景走了,暖兒乖巧地窩在玉墨蘭懷里,也不哭了,許是知道沒人會讓她離開娘親了。

    玉墨蘭一陣好笑:“你這精明的小丫頭!”

    “墨蘭,你跟我回京城吧。你在這里,整日里受苦受累的,不值得。”蕭承堯突然開口道。

    京城?

    想到京城那些的人和事情,玉墨蘭淡淡的搖了搖頭。

    “蕭大哥,謝謝你的好意,只是京城那個地方,留給我的痛苦太多了……”

    蕭承堯打斷她:“墨蘭,你不回京城我也不強求,可我實在不忍心見你總是受那腌臜氣,墨蘭,我們離開吧!這杭城有什么好?”

    “蕭大哥,你知道的,臨繡閣是我母親留下來的,我一定不會放棄的!杭城是沒有什么好,可是臨繡閣在這里,我便要在這里!”

    玉墨蘭滿是堅定,蕭承堯也不再多言,他知道墨蘭的性子,而他要做的便是默默支持。

    一個月后,臨繡閣的裝潢已經大體完工,陳靈在蕭承堯的照料下已經能自由走路了,她也沒耽擱,直接搬去了臨繡閣幫玉墨蘭的忙。

    臨繡閣已經準備要開業了,玉墨蘭一直想要招一個店員來負責臨繡閣的采辦事宜,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

    陳靈傷好后便一直想要出去走走,玉墨蘭便帶著暖兒一起出去逛逛,暖兒對街上小販的小玩意兒很是喜歡,三個人便擠在小攤邊挑選。

    “墨蘭,你看那邊發生了什么,怎么那么多人,我們看看去!”陳靈一向愛熱鬧,對這些動靜速來敏感。

    她們三人好不容易擠了過去,是個女子在賣身葬父。

    而且還見到了老熟人,葉溪。

    看樣子她正要買下這女子,玉墨蘭想要走開,葉溪卻不愿意了,就是因為玉墨蘭,她在大牢里待了一天,牢里那么臟,飯根本就不是人吃的,她從來沒受過這樣的苦。

    “玉小姐,真巧啊!怎么?你也打算要買她?”

    說實在的,玉墨蘭本來是沒什么興趣的,她無意間看見了那女子脖子上的項鏈,莫名的熟悉。

    “是,我要買她。”葉溪哼一聲:“那咱們就看誰出價高了!”

    “你能出多少?”陳靈問,她是一直看這個葉溪不順眼的。

    “反正一定比你們高。”葉溪鄙夷道,她是知道的,玉墨蘭可是囊中羞澀得緊啊。

    葉溪故意一直抬價,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要讓玉墨蘭難堪。陳靈已經忍不住了,就要和葉溪吵起來。

    突然一個低沉的男聲響起:“本王要買她,五百兩。”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dckxrn.icu。4020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520txtba.com
山东群英会任二稳赚技巧